日韩貿易战理还乱 全球供应链出货也剪不断

日韓因自身的曆史恩怨問題,打起了東北亞貿易戰。日本宣布加強半導體等三項關鍵材料的審查並擴大範圍,韓方也立即聲討日本並采取各種反制。大貿易戰之外還有小貿易戰,似乎宣告全世界又進入了經濟板塊與供應鏈劇烈調整的年代。

日韓因自身的曆史恩怨問題,打起了東北亞貿易戰。日本宣布加強半導體等三項關鍵材料的審查並擴大範圍,韓方也立即聲討日本並采取各種反制。大貿易戰之外還有小貿易戰,似乎宣告全世界又進入了經濟板塊與供應鏈劇烈調整的年代。

日韩貿易战理还乱 全球供应链出货也剪不断

半導體供應目前未受影響 未來斷貨可能性也不高


从短期来看,日韩貿易战、东芝存储器(TMC)停电停工、多家大厂宣布减产等因素,导致DRAM与NAND Flash的现货价格在第3季上扬,至于批发价格,据日经新闻(Nikkei)报导,DRAM的DDR4型4Gbit在7月止跌,维持在2.5美元前后与上月同水平,NAND Flash的TLC型128Gbit产品7月反转上扬比6月涨3%达1.95美元左右。从2018年下跌至今的存储器价格终于有了回稳迹象,但距离供应链断货还差得远。


不过三星电子(Samsung Electronics)原本正以极紫外光(EUV)微影技术研发DRAM的先进制程,很可能因EUV光阻剂出口审查趋于严格、取得的数量受限,被迫暂停或延后,因为EUV光阻剂或许必须优先供应目前最先进的EUV 7奈米制程的产线。另外,SK海力士(SK Hynix)一样正在研发EUV微影技术的DRAM先进制程,也可能被出口审查紧缩给打乱。但这些都不会影响到存储器的供应。


日本政府從7月初加強半導體等三項材料的輸韓審查之後,從包裹式的優惠審查改爲逐件審查,至8月底已通過2件光阻劑、1件氟化氫的申請。據日經新聞報導,日廠JSR出口給三星的EUV光阻劑,其中1件已于8月21日運抵韓國。由于逐件審查的標准時程爲90天,不到2個月就已批准了3件,令不少人感到意外,不過這也符合日本政府從7月初就反覆強調的,日方只是對輸韓的一部分物資加強審查,並非禁運。


另外,日本政府于8月初宣布从8月28日起,进一步把韓國剔出安全保障友好国白名单(后来改称Group A名单),加强输韩物资审查的范围,从半导体等三项材料,可能扩大到工具机、碳纤维等战略物资。韓國政府也很快采取相应措施,把日本剔除出出口审查优惠的名单。


不过,韓國政府也特别声明,DRAM与NAND Flash等存储器,并不在加强审查的范围。也就是说不管日韩貿易战怎么打,韩厂的存储器出货依然不受影响。


日方如何審查氟化氫 可看出貿易戰是否激化


然而,日本政府接下来,是否会持续批准杂质在一兆分之一以下的超高纯度氟化氢出口韓國,则是接下来的关注重点。因为超高纯度氟化氢,是DRAM、NAND Flash、微处理器等半导体产品的制造都必须使用,比EUV光阻剂牵涉的范围更广。


依照日本政府反覆的聲明,現行的措施並非禁運,而是加強審查,而且日方已經核可2件光阻劑、1件氟化氫輸韓的情況來看,各種被列入加強審查的其他戰略物資,可能花費更多的手續與時間之後,仍能輸入韓國。日方並非直接斷貨(禁運),讓韓廠無法生産,而是讓韓廠略爲受損,並受到加強審查的牽制,以便在下一個階段與韓方的談判或者對立中,取得有利位置。


对全球存储器市场来说,突然拿不到货的危机并不大。即使韩厂的全球市占很高,三星与SK海力士合计,DRAM占70%以上,NAND Flash占40%左右,但不像日本材料厂一样拥有独家技术。时间一旦拖长,他国厂商就有充分余裕拿出替代方案。


美光(Micron)正在日本、台湾、新加坡扩充产线,东芝存储器正联手威腾电子(WD)在日本岩手县新建的厂房将于今秋完工,以因应即将于2020年回复的存储器需求,台湾DRAM厂全球市占合计虽仅3~4%但仍保有供应能力且正期待转单效应持续发酵,中国长鑫存储的DRAM、长江存储的NAND据称也正准备2019年底投产。在最先进制程上,美光在DRAM 1z奈米制程略为落后三星但也即将投产,东芝存储器的NAND则与韩厂差距不大,因此大部分存储器的产能,就算因日韩情势恶化而出现缺口,顺利补上的机率仍然很高。


而晶圓代工,原本就是台廠強項,若韓廠生産受阻,將會很樂于補上缺口。CMOS影像傳感器(CIS)方面,日本Sony全球市占超過50%,而韓廠合計未達25%,斷貨威脅不大。


至于OLED面板,IHS Markit指出,OLED面板材料氟聚酰亚胺虽已经在加强审查的名单内,但只有氟含量超过10%的氟聚酰亚胺才是日本政府此次规范的对象,OLED面板使用的产品,氟含量在10%以下,因此目前并未受到影响。


韓方尋求替代方案可能損害部分日廠 但需很長時間


韓國政府8月5日宣布,將在未來的7年間投入7.8兆韓元(約64億美元),將半導體、顯示器面板、汽車、電機與電子、機械與金屬、基礎化學等六大領域中,長期依賴日本的100項原材料、零組件、機械等,指定爲戰略物資。


其中,這次貿易戰最先被日方限制的超高純度氟化氫、光阻劑、氟化聚酰亞胺等20個項目,努力在1年內穩定供應,對其余80個品類則是5年內穩定供應。穩定供應的方法則以國産化、從其他國家尋找替代品,兩者並行。


韓國政府扶植原材料、零組件、機械産業,或尋找日廠之外的替代廠商,使不少日媒評論擔心,上述産業中長期占有優勢的日廠,可能因韓廠客戶取得國産品或替代品,就此失去長期的大客戶。


然而在材料领域,虽然韓國媒体不断报导半导体材料已可在2020年研发出替代品,例如8月就接连报导,韓國业者Soulbrain、SK Materials2020年可量产超纯度氟化氢,可隆工业(Kolon Industries)目标10月抢先稼动,SKC则目标2020年内投产,但实际上,如果能1~5年内就完成替代产品,那么更早以前就应该已经完成,而不必等到现在。


韓國砸錢替代日本材料與設備廠 難度高且有排擠效應


韓國政府发展零组件、材料的计划,由来已久。日本电子装置产业新闻报导,从1999年起,以汽车、电子、机械三个产业为中心,韓國政府就提出零组件发展计划,2000年制定零组件与材料产业发展特别法,特别法中以3~5年为单位,设立中长期发展规划,并规定每年度的施行计划及追踪执行成效,用制度化的方式来进行材料与零组件的生产与供需调节。


到2012年,韓國知识经济省(现在的产业通商资源省)公布,零组件、材料项目中,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的项目,从2001年只有8项,到2010年增加为37项,另外,主要零组件国产化的比例,在显示器面板领域,2003年国产比例为56.8%,到2008年提高到67.2%,充电式电池(Rechargeable battery)零组件国产比例从65.6%提升到78.4%。成果相当不错。


然而,零組件、材料的對日貿易逆差,在2010年增加爲2001年的2.3倍,達243億美元,對日貿易逆差的39.2%,就是關鍵材料的領域。


從既有案例來看,的確在某些領域,采用國家大量資助的方式,並且花費10~20年時間,能夠大幅拉高國産比例,但不是所有的領域都可行。而另外一個方法,就是從日本之外的他國廠商尋求替代品。但這也不容易達成。


据JBPress报导,以野村证券的资料来计算后发现,光是在半导体制造设备,2018年的全球市占率,光阻剂涂布装置(Coater developer)日厂就占了93.6%,批量清洗装置(Batch cleaner)日厂占90.5%,逐件清洗装置(In-line claener)占67.3%,临界尺寸扫描电子显微镜(CD-SEM)占74.1%,针测机(Prober)占94.0%,晶圆切割机89.4%,研磨机(Grinder)占99.3%等等。而这还只是其中一部分。


日廠市占高的部分,即使歐美半導體廠商也難以競爭。例如英特爾(Intel)、博通(Broadcom)、高通等大廠,都是在自身擅長的領域建立優勢,而非與日本材料或設備廠爭搶。日廠既有的市占越高,其他廠商就越難挑戰,因此要替代日廠的代價就更大。


就算韓國政府与产业界不计代价设法替代掉一部分日厂,固然可以让自身产业链更加完整并打击日本材料与设备厂,但也必然相当吃力,消耗大量资源,而且在半导体、面板制造上也无法反过来卡住日本,因为日本已非如韓國般的半导体与面板制造大国。经济正大幅减速的韓國,同样的资源投资在更具发展性的项目会达到更好效果,如英特尔在1980年代日厂席卷全球存储器市场时,放弃存储器而转攻微处理器此一新领域,事后证明对于国家或高科技产业的创新与壮大更有帮助,甚至能抢在竞争对手之前卡位。


唯樣商城-電子元器件采購網(www.oneyac.com)是本土元器件目錄分銷商,采用“小批量、現貨、樣品”銷售模式,致力于滿足客戶多型號、高質量、快速交付的采購需求。唯樣自建高效智能倉儲,擁有自營庫存超過70,000種,提供一站式正品現貨采購、個性化解決方案、選型替代等多元化服務。

本文由網絡整理转载自唯样资讯,原文标题为:,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

相關文章